请给我一首歌的时间来想念你

[player autoplay=”1″]

开着车行驶在海口市的夜晚,霓虹灯闪烁,街道两旁高大的椰子树不断的向后倒退而去。在公园里散步的人群,在路灯下相拥的情侣,以及在热闹的夜市里吃宵夜买衣服的男男女女,无不显示着这个城市缓慢慵懒的生活节奏。

  打开车载电台,电台里播放的是戴佩妮的《怎样》:我这里天快要黑了,那里呢?我这里天气凉凉的,那里呢?我这里一切都变了,我变的懂事了,我又开始写日记了,而那你呢?听着这首歌,心一点一点开始往下沉。我以为我已经把你遗忘,我以为我会非常坦然的面对你、面对我们的过去,我以为我可以开始新的生活,可是这一切只是我傻傻的“以为”而已,没有任何力量,甚至都抵挡不住一首歌的微弱音波。思念冲破了我辛辛苦苦编织的牢笼,因为压抑太久,如同火山爆发一般,炙热而猛烈,冲击着、燃烧着我身体的每一个部位。

靠边。停车。闭上眼。安静的听着这首歌。既然忘不了你,那就请给我一首歌的时间来想念你吧。

我记得。大一下学期,我的初恋在第三个月的时候就被扼杀,你发来短信安慰我。后来我把你当成知心朋友,跟你无所不谈。

我记得。在我分手后的第三个月,你向我表白。你说你从开学时就喜欢上了我,只是一直没有勇气对我说出心底的话,你说你以后会好好照顾我,让我幸福。那个时候的我仍然处于失恋的痛苦中,我迫不及待的想找一个人用爱来抚慰我的伤痛,所以我毫不犹豫的接受了你。

我记得。慢慢的我爱上了你,对你说要一辈子和你在一起。

我记得。我们相拥着坐在校园的荷塘边幻想着我们的未来,我说我们未来的卧室一定要放一张大大的床,你说大大的床上面一定要放一个大大的熊,一个人都抱不住的那种。我笑你像个小女生,居然会喜欢玩具熊,你狠狠的亲了我一口,什么也没有说。

我记得。大二放暑假,我回了老家,你也回了老家,2个月都见不到面。有一天,你发短信给我,说给我写了一封信,发到我的邮箱里了。我迫不及待的打开邮箱,看到了那封信,从那封信里,我读出了你的思念,读出了你对我浓浓地爱意。刚好一个姐妹也在我旁边,她羡慕的对我说你男朋友真是爱你啊,居然还给你写情书,现在能够写情书给自己女朋友的男生太稀少了,你要好好珍惜他啊。我痴痴的看着那封信,对着电脑屏幕傻傻的笑着。那个时候幸福感充满了全身,都快溢出来了。

我记得。大四即将毕业,我们都报名参加了公务员考试,我知道因为家庭的原因,你的压力很大,每天复习完和我在一起散步聊天的时候,你的脾气总是很差,要么就是不说话,要么就是不耐烦。后来我每天都会找很多的笑话讲给你听,想让你能够放松一下。

我记得。你考上了公务员,我落榜了。我笑着对你说让你以后养着我,我就在家服侍你,相夫教子。你听了我说的话,骂我没出息。那个时候我很失望,我觉得你好像并不像你说的那样爱我,因为你说过你会照顾我,你会让我幸福,可是现在你却不愿意养我。我把这些埋在心底里,没有对你说。

我记得。你执意让我考公务员,为了你,我在家待业三年,我在我们租住的房子里复习备考,不断的考试、面试,却始终没有被录取,我一直处于那种复习—考试—落榜的轮回中。而你上班很忙,几天才能回一次家,没有人能够帮我分担压力,这些都压的我几乎喘不过气来。失望,压抑,自卑,恐惧,让人濒临崩溃。后来我报考了海口的公务员,想趁着这个机会出去走走,散散心,你说出去锻炼一下也好。没有想到,有心摘花花不开,无心插柳柳成荫,我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考上了。

  我记得。我们第一次有了争执,你不同意我到海口上班,因为相距太远,你在湖北,而我在海口,天南地北,你怕我们会因此分开,而我不想放弃好不容易得到的职位,不想回到那种没有希望的轮回里。你让我为了我们的爱情留下来,我让你为了我们的爱情辞职跟我去海口,我们就这样僵持着,谁也不肯让步。

我记得。那天你去上班了,我迅速的收拾好行李赶往机场,在家里留了张纸条:“我走了,如果你真的爱我,就来海口找我,我等你。”

  后来。你也没有来找过我,我也没有联系你。我们的爱情就在我的任性你的倔强下结束了。我想,是不是我们爱的不够深,也许我们之间的爱情还没有到能够为了彼此而放弃一切的地步。

  我们现在还在一起会是怎样,我们是不是还是深爱着对方,像开始时那样,握着手就算天快亮。我们现在还在一起会是怎样,我们是不是还是隐瞒着对方,像结束时那样,明知道你没有错,还硬要我原谅。

一曲终。睁开眼。重新将你锁在心底。那些过往就仿佛做了一个冗长的梦,亦真亦幻。

发表评论